初达驩州

沈佺期

流子一十八,命予偏不偶。
配远天遂穷,到迟日最后。
水行儋耳国,陆行雕题薮。
魂魄游鬼门,骸骨遗鲸口。
夜则忍饥卧,朝则抱病走。
搔首向南荒,拭泪看北斗。
何年赦书来?重饮洛阳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