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泊越州逢北使

沈佺期

天地降雷雨,放逐还国都。
重以风潮事,年月戒回舻。
容颜荒外老,心想域中愚。
憩泊在兹夜,炎云逐斗枢。
𫗊{风兪}萦海若,霹雳耿天吴。
鼇抃群岛失,鲸吞众流输。
偶逢金华使,握手泪相濡。
饥共噬齐枣,眠共席秦蒲。
既北思攸济,将南睿所图。
往来固无咎,何忽惮前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