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朱長史座觀妓

宋之問

歌舞須連夜,神仙莫放歸。
參差隨暮雨,前路濕人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