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蠡湖上

张九龄

沿涉经大湖,湖流多行泆。
决晨趋北渚,逗浦已西日。
所适虽淹旷,中流且闲逸。
瑰诡良复多,感见乃非一。
庐山直阳浒,孤石当阴术。
一水云际飞,数峰湖心出。
象类何交乣,形言岂深悉。
且知皆自然,高下无相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