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陰行

李嶠

君不見昔日西京全盛時,汾陰后土親祭祠。
齋宮宿寢設儲供,撞鐘鳴鼓樹羽旂。
漢家五葉才且雄,賓延萬靈朝九戎。
栢梁賦詩高宴罷,詔書法駕幸河東。
河東太守親掃除,奉迎至尊導鑾輿。
五營夾道列容衞,三河縱觀空里閭。
回旌駐蹕降靈場,焚香奠醑邀百祥。
金鼎發色正焜煌,靈祇煒燁攄景光。
埋玉陳牲禮神畢,舉麾上馬乘輿出。
彼汾之曲嘉可遊,木蘭爲楫桂爲舟。
櫂歌微吟綵鷁浮,簫鼓哀鳴白雲秋。
歡娛宴洽賜羣后,家家復除戶牛酒。
聲明動天樂無有,千秋萬歲南山壽。
自從天子向秦關,玉輦金車不復還。
珠簾羽扇長寂寞,鼎湖龍髯安可攀。
千齡人事一朝空,四海爲家此路窮。
豪雄意氣今何在,壇場宮館盡蒿篷。
路逢故老長歎息,世事回環不可測。
昔時青樓對歌舞,今日黃埃聚荆棘。
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
不見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