疇昔篇

駱賓王

少年重英俠,弱歲賤衣冠。
既託寰中賞,方承膝下歡。
遨遊灞水曲,風月洛城端。
且知無玉饌,誰肯逐金丸。
金丸玉饌盛繁華,自言輕侮季倫家。
五霸爭馳千里馬,三條競騖七香車。
掩映飛軒乘落照,參差步障引朝霞。
池中舊水如懸鏡,屋裏新妝不讓花。
意氣風雲倏如昨,歲月春秋屢回薄。
上苑頻經柳絮飛,中園幾見梅花落。
當時門客今何在?疇昔交朋已疎索。
莫教憔悴損容儀,會得高秋雲霧廓。
淹留坐帝鄉,無事積炎涼。
一朝披短褐,六載奉長廊。
賦文慙昔馬,執戟歎前揚。
揮戈出武帳,荷筆入文昌。
文昌隱隱皇城裏,由來奕奕多才子。
潘陸詞鋒駱驛飛,張曹翰苑縱橫起。
卿相未曾識,王侯寧見擬。
垂釣甘成白首翁,負薪何處逢知己?判將運命賦窮通,從來奇舛任西東。
不應永棄同芻狗,且復飄颻類轉蓬。
容鬢年年異,春華歲歲同。
榮觀未盡禮,徇主欲申功。
脂車秣馬辭鄉國,縈轡西南使邛僰。
玉壘銅梁不易攀,地角天涯眇難測。
鶯囀蟬吟有悲望,鴻來雁度無音息。
陽關積霧萬里昏,劍閣連山千種色。
蜀路何悠悠,岷峯阻且修。
回腸隨九折,迸淚連雙流。
寒光千里暮,露氣二江秋。
長途看束馬,平水且沈牛。
華陽舊地標神制,石鏡蛾眉真秀麗。
諸葛才雄已號龍,公孫躍馬輕稱帝。
五丁卓犖多奇力,四士英靈富文藝。
雲氣橫開八陣形,橋形遙分七星勢。
川平煙霧開,遊戲錦城隈。
墉高龜望出,水淨雁文回。
尋姝入酒肆,訪客上琴臺。
不識金貂重,偏惜玉山頹。
他鄉冉冉消年月,帝里沈沈限城闕。
不見猿聲助客啼,唯聞旅思將花發。
我家迢遞關山裏,關山迢遞不可越。
故園梅柳尚餘春,來時勿使芳菲歇。
解鞅欲言歸,執袂愴多違。
北梁俱握手,南浦共沾衣。
別情傷去蓋,離念惜徂輝。
知音何所托,木落雁南飛。
回來望平陸,春來酒應熟。
相將菌閣臥青溪,且用藤杯泛黃菊。
十年不調爲貧賤,百日屢遷隨倚伏。
祗爲須求負郭田,使我再干州縣祿。
百年鬱鬱少騰遷,萬里遙遙入鏡川。
涘江拂潮衝白日,淮海長波接遠天。
叢竹凝朝露,孤山起暝煙。
賴有邊城月,常伴客旌懸。
東南美箭稱吳會,名都隱軫三江外。
塗山執玉應昌期,曲水開襟重文會。
仙鏑流音鳴鶴嶺,寶劍分輝落蛟瀨。
未看白馬對蘆芻,且覺浮雲似車蓋。
江南節序多,文酒屢經過。
共踏春江曲,俱唱采菱歌。
舟移疑入鏡,棹舉若乘波。
風光無限極,歸檝礙池荷。
眺聽烟霞正流眄,即從王事歸艫轉。
芝田花月屢裴回,金谷佳期重遊衍。
登高北望嗤梁叟,憑軾西征想潘掾。
峯開華岳聳疑蓮,水激龍門急如箭。
人事謝光陰,俄遭霜露侵。
偷存七尺影,分沒九泉深。
窮途行泣玉,憤路未藏金。
茹荼空有歎,懷橘獨傷心。
年來歲去成銷鑠,懷抱心期漸寥落。
挂冠裂冕已辭榮,南畝東臯事耕鑿。
賓階客院常疏散,蓬徑柴扉終寂寞。
自有林泉堪隱棲,何必山中事丘壑。
我住青門外,家臨素滻濱。
遙瞻丹鳳闕,斜望黑龍津。
荒衢通獵騎,窮巷抵樵輪。
時有桃源客,來訪竹林人。
昨夜琴聲奏悲調,旭旦含顰不成笑。
果乘驄馬發囂書,復道郎官稟綸誥。
冶長非罪曾縲絏,長孺然灰也經溺。
高門有閱不圖封,峻筆無聞歛敷妙。
適離京兆謗,還從御史彈。
炎威資夏景,平曲況秋翰。
畫地終難入,書空自不安。
吹毛未可待,搖尾且求餐。
丈夫坎壈多愁疾,契闊迍邅盡今日。
慎罰寧憑兩造辭,嚴科直挂三章律。
鄒衍銜悲繫燕獄,李斯抱怨拘秦桎。
不應白髮頓成絲,直爲黃沙暗如漆。
紫禁終難呌,朱門不易排。
驚魂聞葉落,危魄逐輪埋。
霜威遙有厲,雪[枉]遂無階。
含冤欲誰道,飲氣獨居懷。
忽聞驛使發關東,傳道天波萬里通。
涸鱗去轍還遊海,幽禽釋網便翔空。
舜澤堯曦方有極,讒言巧佞儻無窮。
誰能跼迹依三輔,會就商山訪四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