賦尚書

太宗皇帝

崇文時駐步,東觀還停輦。
輟膳翫三墳,暉燈披五典。
寒心覩肉林,飛魄看沈湎。
縱情昏主多,克己明君鮮。
滅身資累惡,成名由積善。
既承百王末,戰兢隨歲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