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中

楊炯

悠悠辭鼎邑,去去指金墉。
途路盈千里,山川亙百重。
風行常有地,雲出本多峰。
鬱鬱園中柳,亭亭山上松。
客心殊不樂,鄉淚獨無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