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詩五首 五

張九齡

木直幾自寇,石堅亦他攻。
何言爲用薄,而與火膏同。
物類有固然,誰能取徑通。
纖纖良田草,靡靡唯從風。
日夜沐甘澤,春秋等芳叢。
生性苟不夭,香臭誰爲中。
道家貴至柔,儒生何固窮。
終始行一意,無乃過愚公。